歡迎使用全站搜索,搜索好詞,好句,好文。

煙雨紅塵步步蓮花散文

更新時間:2020-02-22 手機版

  我曾這樣想,就此平淡地走在時間的影子里,來時的路,需要花費一番功夫去折返,腳下的路途,通向蒼茫天宇,我們一直在行進,亦在停留。又是一場紛飛風雪,這一地的潔白,為誰而留。-----題記

  小時候,我曾幻想,也許有一天我可以走到天邊,那里有我想要得到的某些東西。長大了,才發現,生活的軌跡無法像直線那樣延伸,有時候,我們竟連一個城市都走不出去,生命的紛繁雜蕪,無從止歇,我們一直都在被刻意牽絆。

  天涯的路,我們無從歸去的家。

  一個人駕車在天驕路漫無目的的行駛,在異鄉,我時常這樣打發無聊的時間。落日的黃昏,將車開上一小處山頭,然后找一塊干凈的石頭坐下,靜靜地看著這個城市邊遠深處的落日,晚霞很美,時光離我如此之近。這樣的感覺,心中明亮,世界安靜,只剩下風吹過耳畔的聲音。

  這是鄂爾多斯留給我最深的印記,它的遼闊空遠,它的細致迷離,讓人在不知不覺中自我消失。

  很多時候,我都有這樣的感覺,一個人獨自走在一片荒原之中,那里的黃昏獨特,低矮的地皮植物深埋其中,風沙吹過,身后的腳印又很快被填平,了無痕跡,而我一往直前。

  我不知道旅行對于一個寫作之人的真正目的,也不知道將要去往哪里,正如我不知道為何將這片文章起這樣一個名字,這里并沒有蓮花。

  但我只是歡喜,歡喜這樣一個名字,可以表達生命里一些相通的東西。

  租住在伊旗的一個中式旅館,房間很小,但是干凈,陳列著具有地方特色的簡式家具。年輕的收銀女孩,微笑著為我登記,眼神異樣。

  就是在這樣的一間小房子里,我繼續著自己的寫作,有時一整天都呆在房間了寫作,寫累了,就看一看窗外的遼闊雪原,當落日的余暉透過窗戶灑在筆端的時候,可以放下筆,一個人在小區的馬路上走走,汽車飛馳而過結冰的路面,發出嗤嗤的聲響,幾個清潔工在那里打掃,警察在道口指揮交通,一切都儼然有序地進行著,城市的脈絡如此鮮活可見。

  大學畢業的時候,朋友問我將要去往哪里,我說北方,然后我們彼此告別。如今三年過去了,各自的生活清晰明了。

  我在北京停留了兩個月之久,寫了一些屬于它的文字,然后和那里的人告別。

  對于告別,我已經習以為常,因為深知其中充滿定數。

  相逢亦是如此。

  誰畫下這天地,又畫下我和你。他總是這樣安靜地唱著自己的歌,許巍的,第一次聽他唱歌,他的安靜,讓人歡喜。

  晴朗的午后,我買來他的CD,駕車在城市的邊緣穿行。少年,平淡,難忘的一天,溫暖,我們。

  我想,曾有一刻,我們的靈魂是相通的,在時光里追尋內心深處的某些東西。

  生活本來是一張白紙,我們涂上了各種顏色,有時,我們又試圖恢復它本來的面目,卻發現單調的底色原來毫無意義。

  我們走在真理鋪就的道路,已經筋疲力盡。

  年少時,告訴自己,長大了只需要過簡簡單單的生活。長大后,我們要親自去承擔生活的時候,才發現,要過的簡簡單單卻也相當不易。

  每次看一個城市的落日,心中都會閃現一些溫情的畫面,記憶中那些熟悉的笑臉和瑣碎的片段,曾讓我如此幸福。

  所以告訴自己順著心中的聲音而去。

  這是我難忘的一天。

股票推荐每日一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