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使用全站搜索,搜索好詞,好句,好文。

冬日,透著暖陽在思慮散文

更新時間:2020-02-22 手機版

  冬天的早晨,陽光淡淡的,舒舒的,不帶一點暴戾,不耀眼炫目,很是愜意!晨霧似乎有些疏松,有些縹緲,漸漸的在移動,夜色積聚的霧,寒冷積聚的霾,在陽光的催促下,極不情愿地、漸次地輕輕隱去。一切變得清晰起來,一切顯得明朗起來。

  我倚在窗前,靜靜地享受陽光的無私恩賜,久久注視窗臺上那栽培已久,為增加年味準備的,惟我賞心的、正在待放的蟹爪樹。“賞心不待花如雪,好在寒氷未解時”。也許,天氣不日變暖,我所見到的,又會是別樣的怡景。可不,眼前這般,我已足矣!因為,大千世界,艷華美景數不勝數,盡攬變無奇。那樣,不是我所好,也不是我所為。

  我的心思,隨著陽光的游走,也在緩緩舒展,在這一地淡雅芳香的陽光里,在這冬日漫漫的流年里,在這個讓我回味的家里。陽光暖著我的身,也暖到了我的心。

  翻閱自己的心跡,有些思緒總在腦海索繞,牽絆著我的記憶。也許是不同角度,看問題的視角不同而已,我一直是這樣認為。所以,很多時候選擇了沉默。只是想海面有風不會起浪。不煩心,不惹事;淡看冬去春來,笑對四季冷暖;讓所有對錯,在歲月變遷中云淡風輕。

  靜看花開,細數花落。是對是錯,不想考究。只想在陽光下品味我的人生,在人生里享受我的陽光。

  這樣的生活,是我生命的延續。只是在一天閑時,一時心靈萌發,曾經作《你的心在走遠》,愛人從我的文字里,讀懂了我的心、領會了我的情;寒冰凝雪正在融化。我從他的眼神知道了他的紛憂、他的故事;事是事非只需換個角度。

  其實,我們過往,由于讀書、工作的原因,時離,時聚;時分,時合,那是路程的距離,可心總是在咫尺。那些時光里,一粒紅豆可以寄相思,一只鴻雁可以牽情意。流年倥傯,不以物喜,不以物悲;只為情牽,惟有情念。記得他讀大學時,學校所在地武漢,有一年下了罕見的大雪,廣東去的一學生,因為耐不了那樣的低溫,當然更多的原因是由于自身的原因,永遠都會不來了。他明白了我的心結,于是伏在雪地,雙手掬著雪花,拍下照片,捎回給我。我欣喜,第一次近“距離”賞雪,我誠恐,那精靈的雪花可能帶來的傷害。一剎那,眼前的雪花、眼里的淚花,筑成了我倆的世界,是冷是暖,我們在時空中感受著。往后,他總是用這樣的形式打消我內心的種種疑慮;包括我們相知、相戀。

  就這樣,他的臂彎當成了我一生的避風港。從此,我于喧囂塵世里,飄忽人際中,置身世相外,不睹萬般誘惑,只贏一人之心……不戀物,不憂世,只是想在物欲叢生外,可持心相對,能無語傳情;甚至于簡單得只是想,每天有他用歌聲傳送給我心靈禮物,已然滿足!

  陽光變換著角度切在明亮的玻璃窗上,角度的不同,折射的亮點也不同;給人的讀解也就不同。就像人生,一些問題,不同角度,也有著不同的視角。

  就像我讀懂他眼里的故事。曾經是公公的驕傲的他,由于與老人家的觀念不同,為了一個問題,在思想上產生了分歧。他想用他的智慧改變老人家的守舊觀念,而老人家也想用自己的念想,轉變兒子那個不可能改變的事實……就這么僵持著,由此至終。盡管,每個期末,他都將女兒的優秀的成績向老人家報喜。

  無論是怎樣的僵持,那樣的場面,由此至終,都沒有現露在我的面前。因為我們所在的城市與老家相隔較遠,每年就那么一次或兩次小住。所以老家里頭的人或事,只略懂;其中的章節,就像拉著一簾紗,把我擱在外頭。這是他倆的認為。其實,有些事我也懂,只不過是不想“捅破窗戶紙”而已。正如徐志摩說:如果真相是一種傷害,請選擇謊言;如果謊言是一種傷害,請選擇沉默。

  所以,就為了此事,他一直沒有正面于我。我們生活著的海洋里,依然風平浪靜。一直到公公的離去。由此,他選擇了長時間的沉默,只是想用時間將心里那些復雜的情感忘干凈。正是他長時間的沉默,我在不詳解之下,作《你的心在走遠》。

  我不想不敬,也不想不義。我有陣陣的憂傷,也有淡淡的惆悵。我想靜心,無奈心緒又在牽扯……

  窗外,陽光依然。透著暖暖的陽光,我又一次整理自己的思緒:風景在心里,幸福在路上。不自擾、不奢求,任一切在獨我的空間張揚,讓想和念在心的最深最底里滋生蔓延。

  如果不能改變風的方向,就要想辦法調整風帆;如果不能改變事情的結果,就需要改變自己的心態。一直以來,我只希望,無論打開窗戶接納陽光,還是隔著玻璃感受陽光,那暖流也會涌進我的心海,以及遍布我內心的世界;因為受寒挨凍的時光,只能使自己的生活變得蒼白。

  最美的風景是自己的的心境,最暖的陽光是自己的眼光。也許,換個角度看問題,眼前,不是寒冬、也不僅僅是一盆蟹腳蘭;而會是我用心的籬笆,筑成的“暖陽高照、繁花似錦”的、自我陶醉的世界——“賞心不期侈,澹泊自有餘”!

股票推荐每日一股